长城汽车躲不开的门槛

发布时间:2020-03-15

如果把通过VCA认证比作长征路上的遵义会议,那么长城汽车距离长征胜利乃至全国解放,还有很长的路,这只是个开始。

今年5月底,来自中国保定的长城汽车公司将四款车型(&炫丽、酷熊、哈弗5、风骏5)的空调系统样件不远‰万里运到瑞典沃尔沃公司汽车实验室。他们要在这里完成新车空调泄露∟测试。

空调测试项目对长城汽车至关重要,不仅因为这四款车占其出口量的30%,而且,这项测试之后,长城也接近一个庞大认证工程的最后关头,通过了,他们就可以拿到VCA(英国交通部车辆认证局)颁发的欧盟整车型式认证(Whole Vehicle Type Approvθal);不通过,则还要花不少时日改进。此时,长城汽车已经在VCA各项试验上花去一年多时间。

9月8日,长ζ城汽车副总裁黄勇对《汽车商业评论》说:“Γ长城汽车在2008年3月5日进入(系列实验),准备工作从2006年12月就已开始。为了完成认证工作,把任务更加明确,还在2008年初专门成立国际市场推进部,组建一个大团队。”

样件运抵瑞典后,长城汽车用四周时间做完空调项目测试,并达到VCA规定的要求。这其实是一个相对较长的测试时间。如果是成熟的汽车产品,只考虑试验所需时间,那么2~3个月就可以完成包括空调泄露测试在内的所有48项整车测试,拿到VCA颁发的证书。可以推想的是,长城汽车在长达一年半的整个测试期间,做了大量产品改进和修正。

这背后意味着的是大笔的资金和人力投入。

事实上,一个并不乐观的信息是,VCA在2005年开始接触国内客户,在它所接触的多数客户中,正是这些改进所需要的时间和资金投入,使得许多企业知难而退。像长城汽车这样坚持到底并且最终获得型式认证的中国企业,目前还是惟一一家。一位业内人士评价说:“有些企业不愿意和VCA测试接触,因为自己知道,手头的产品没一款合格。”

过去几年里,长城汽车一直是中国┒汽车出口的排头兵,2009年上半年,长城以2万辆的规模和金额,排在出口首位。虽然╠╡获得整车认证并不意味着长城就可以在出口道路上畅通无阻,但在暗潮涌动的中国汽车出口欲望面前,《汽车商业评论》认为,对于中国企业来说,与其将长城通过VCA认证看作企业的里程碑事件,不如说其借鉴意义则更大,甚至,由于长城通过检测,也让国际上的认证机构对于中国企业有了信心。

作为VCA在华代理公司,北京IM商贸咨询有限公司总经理尚德刚对《汽车商业评论》说:“如果把认证比作遵义会议,那么长城距离长征胜利乃至全国解放,还有很长的路,这只是个开始。”

从零件◘开始

在长城汽车开始VCA认证之前,国内也有厂家进行过此类测试。2007年5月25日,奇瑞旗云轿车在上海国家机动车产品质量监督检验中心碰撞实验室依照VCA标准做了前部偏置碰撞实验。按照公布的结果,这次碰撞完全满足VCA标准。而当时,奇瑞正被俄罗斯《汽车观察者》杂志发布的碰撞报告弄得狼狈不堪,后者于2007年4月初于莫斯科完成,“旗云被撞成一团恐怖的废铁&rdquo§;。

实际上,VCA与俄罗斯所作的两个碰撞,除了速度上的差别之外&md★ash;—VCA是56公里/小时,而俄罗斯则按照NCAP的64公里/小时,最大的差别是,VCA属于市场准入性质的法规强制认证,不是考验车辆在碰撞时候达到多么ↀ大的安全性,而是综合考量这个产品在环保、排放以及主被动安全等方面是否达到法规要求。至于俄罗斯碰撞所考虑的碰撞安全,更多是和保险公司以及市场销售挂钩的。

VCA与整车有关的试验是48项,包括被动安全13项、主动安全13项,环保8项,以及噪┎∑音、废气、灯具等,发动机要通过一个单独的试验,测其功率和排放。碰撞试验是其中之一。大多数的实验都可以在国内找到实验设备,类似空调泄露⊙这样的不得不拿到国外做的测试只是少数。VCA海外业务拓展部门负责人安迪·格瑞姆(Andy Grimm)说:“超过90%的实验都在中国完成。”

但真正的考验在48项测试开始前就进行了,℡要想拿到VCA认证,企业必须保证从零件开始就满足欧盟要求,关键零部件必须先通过E-Mark认证,获得这个证书之后,把符合要求的零部件安装到整车上,才能做整车项目测试。

۩

杨红新是长城汽车国际市场推进部的部长,这个部门ↆ是为这次认证而单独设立的跨部门团队。他解释说:“VCA的逻辑是,因为如果零部件不合格,带来的结果是整车认证结果不可信。我们在2007年接触(这几款车)供应商时,就要求他们必须实现E-Mark认证。”

零部件的认证主要由供应商来完成,供Ⅸ应商可←以选择与VCA合作,也可以选择其他认证机构,只要拿到最终的E-Mark标识。这样它供应给长城汽车的所有产品,都会打上E-Mark的统一标识。

VCA◈中国市场负责人刘天惠对《汽车商业评论》说:“我们也经常向工厂建议,从设计和零件导入时,就要把法规灌输进去,这个过程叫做灌标Π。这对后续的认证工作,会带来很多便利,比如时间和资金节省。”

500万元的材料系统

完成全部试验的长城汽车最终从VCA拿到的是一叠厚厚的文件,加起来高度超过20厘米。除了大量的测试报告描述,里面很关键的、也是令长城汽车最头疼的,是材料数据的整理和分析。

按照欧盟规定,所有在欧盟市场销售的车型,都要满足3R环保标准,即汽车构成材料的再利用‖∠(Re-use)◥、再循环(RecyⅧcle)和再回收(Recovery)标准。它要求汽车在设计时使用不含重金属的材料,零部件采取可回收性设计,并建立整个供应链的材料数据收集监控系统。

这是一项庞大的工程。一辆整车由几千个零部件组成,企业要弄清楚这些零部件的材料构成,而每个零部件又可以再分解,可能一个零件会被拆成5个更小的零件,最后的结果可能是几万个零件。来自供₪큐应商的信息是从三级甚至更低的供应商,一家家、一级级汇总上来,信息管理团队面对的是成千上万的供应商。

在中国,由于法规的滞后,对于回收和环保,并没有如此严格的要求。《汽车商业评论》了解到,目前,国家发改委也在组织起草中国的报告回收体系,编了一个●系统,但具体管理标准还未发布,所以中国企业,特别是零部件企业,对这些可回收要求并不是特别熟悉。

长城汽车国际销售部市场总监王士辉说:“最难的不是我们所认为的碰撞,这些是看得到的。最难的是3R认证。因为我们大部分需要依靠供应商,比如橡胶件、电镀件,这些都是要确保他们也符合欧盟法规,不仅是技术问题,还有管理问题。”

杨红新同时兼任了材料部的部长,他在2008年初接手这个任务,要尽快将长城零部▷件信息和可回收率方面沟通起来。为此,他组建了20多人的团队,从达索公司买来一套软件,在内部和外部供应商之间,通过软件建立起自动的数据收集和计算流程。

杨红新说:“我们花费1年多时间,投资超过500万元人民币,建立了国内第一个材料数据库管理系统。”这套▣▤▥系统可以自动计算出某款车的可回收物质比例是多少,还可以和内部的产品研发系统对接,这样研发过程中,公司可以及时将整合后的车辆可回收等Й信息识别出来。

此外,供应商给长城汽车供货后,长城还要对其进行生产一致性控制,保证其供货和当初软件统计的材料以及拆解、回收率保持一致。

&lЫdquo;其实,产品的反复ν修改倒不是最难的,最困难的是向供应商解释。”杨红新说。很多供应商不理解,沟通过程很是周折。在一年多时间里,长城汽车组织多次大型、小型的培训会,让这些供应商↗理解回收理念,包括请供应商到现场办公※,亲自做这些材料,指导供应商怎么进行整改。“最后还是对供应商进行了筛选,淘汰一部分达不到欧盟要求的供应商&rdquo◎;。

格瑞姆说:“要想取得整车认证,取得生产一致性认证是前提。”VCA有一套严格的质量控制体系,保证工厂在生产环节达到对产品质量的保证。同时,VCA还会从设计、制造以及销售环节,通过定期(每3年做一次全部考察,平时抽查)复查,来保证质量达到认证要╬求。

只是第一步

如果没有金融危机对出口的影响,拿到VCA认证可能是个锦上添花的事情,长城汽车从1998年开始做≤出口业务,在中东和东欧、俄罗斯都有良好的市场基础,但金融危机使得它不得不向更广阔的市场努力,VCA认证的及时获得,可以把长城带到以前不敢碰的发达市场。

对于这一点,一直做国际市场的王士辉体会深刻,他说:“这就是一个迈不过去的坎,技术上没法偷懒,与其拖着、绕着走,还不如干脆拼一把,拿下这个认证。”

最直接的帮助是,长城拿到VCA认证之后,并不单单只是对进入欧洲市场做准备,长城还规划了泛欧市场,可以直接在澳大利亚、南非、乌克兰、智利等地申请市场准入,这些国家都认可远比自己测试标准严格的VCA证书,很容易获得当地的销售许可和当地认证。

事实上,长城从1¤998年开始做出口,一直没敢碰欧洲市场,而是从中东、非洲、俄罗斯等地开始试探。2007年,长城逐步进入罗马尼亚。王士辉说:“现在我们肯定要多投入一些,在罗马尼亚、前南斯拉夫地区这些东欧市场,都会开始运作。对于小国家,会几个国家▀有一个代理商统管,大的市场则一个国家一个经销商,我们是找当地经销商来做。”

他向′《汽车商业评论》描述了今后的大致计划,先从东欧市场开♂始做,因为欧盟国家市场不但对排放等法规有约┙束,在税收方面也有不同的规定,尤其是西北欧,在二氧化碳方面有特殊的排放税收要求,所以先从东欧探路。然后根据下一步通过认证的车型,来打开西北欧市场。最后一步是进入北美市场。“从产品看,目前规划的有欧盟版本,略低一些的是泛欧版本,同时还有中东和东欧版本,最后是北美版本”。

不过,即使长城希望进入欧盟市场,↕他们面临的阻力也并不小。从明年开始,欧盟开始实施更为苛刻的欧5排放标准,眼下长城正在进行此类技术的研发和测▁▂▃▄试。在二氧化碳排放罚款以及保险费用方面,长城汽车同样会遇到来自当地的法规约束▓。另一个更直接的问题是,VCA法规要求的碰撞速度低于E-NCAP和ADAC的要求,此前华晨∏和奇瑞的遭遇,也是长城不得不考虑的。

尚德刚说:“这(通过VCA认证⊙)只是拿到一把钥匙,开卍了一道门,至于门里面的人是否欢迎你的产品,那要另当别论。现在,法规是不限制你销售,但你能否站住脚♠,还得靠其他服务和技术能力。”